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-和合环协环保管家 首页 环保资讯环境要闻

白天小平管VS晚上小果管

原作者: 按蓝字加我 收藏 分享 邀请

4月24日,自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于4月1日进驻云南省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以来,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、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,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“保护伞”案件,真是大快人心!


死而复生的昆明恶霸


报道称,孙小果,男,汉族,生年未详,身高约1.70米,略显壮实。1992年12月入伍,曾是武警昆明某部的一个上等兵,后又进入武警某学校学习。其母亲孙xx在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刑侦队供职,父亲(继父)李xx曾任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。


据知情人士透露,此次涉黑团伙头目孙小果,与20多年前因强奸、强制侮辱妇女、寻衅滋事等罪被判处死刑的“昆明恶霸”孙小果疑是同一人。



这孙小果是何方神圣,为何被判处了死刑竟然还能活下来?人死不能复生,但判了死刑就一定会死吗?虎皮青椒里有虎皮吗?老婆饼里有老婆吗?珍珠奶茶里有珍珠吗?


所以孙小果仍旧活着,也“不足为奇”嘛!都说“二十年又是一条好汉”,距离上次死掉,已经过去了21年。他再次出现在世人面前,已经是昆明多家夜店等娱乐场所、餐饮公司的股东。没有穿越、轮回,也不是细胞分裂。行不改名坐不改姓,他就是他,孙小果。



因一个电话对少女非人虐待

二十几年前,昆明的阳光比现在还要辣燥,滇池水还很深很浑浊。那时候的昆明人都说:白天小平管,晚上小果管。


据1998年南方周末发布的一篇名为《昆明在呼喊:铲除恶霸》的文章中,控诉了孙小果的种种暴行。其中最过分的,也是让小果一战成名的,当属这件事。


1997年11月,工人文化宫小酒吧里,16岁的张亭趁着幽暗灯光给男友吹耳边风:孙小果以为我在撒烂药,要打我。男友一听可不得了,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,随即表示让你汪哥来摆平!打电话,约架!


张亭立马拨通了孙小果电话,男友把手机抄过来就喊:“听说你是昆明的老大,我想见识见识!”电话那头冷笑一声,问了名字,约好地点。11月6日,台湾面馆见面。


挂了电话,曾和孙小果有过交往的张亭,为了让男友准备得更加充分,就把孙小果的家庭背景和为人跟男友讲了。谁知汪某听了,吓得双腿发抖,直怪自己不知天高地厚,哪里还敢赴会?那天孙小果带着一帮兄弟等了很久,可怎么都没盼到他。他疯了一样抓着到店的每位男性客人问:你姓不姓汪?!


(图片来源于网络,与本文无关)


敢在太岁头上动土?从来没有男人敢拒绝他!他认定是张亭泄露了自己的电话,一直在找她,张亭害怕得不敢去娱乐场所上班。正巧,碰到其表姐张苑(17岁)和朋友杨某(17岁)在月光城迪斯科舞厅。便将两人带到“温州KTV”包厢,让杨某在外间沙发上坐着,由其他小弟看押,自己将张苑拖进里间审讯。


孙小果问张苑是否把他的手机号告诉了别人,张苑说她根本不知道他的手机号。随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招呼张苑,小弟将少女架起来,他后退几步助跑,照准少女腹部轮番猛击,张苑几次痛昏过去。不止如此,孙小果叫人找来筷子和牙签,用交叉起来的筷子猛夹张苑的十指,将牙签扎进她的指甲缝里。

在杀猫般的尖叫声中,他们狂笑着拿起牙签,根根刺进少女的乳房;拿起烟头,在少女的手臂、腹部烫出一缕又一缕蓝烟,发出嗞嗞声......


随后他们压着张苑去找表妹张亭,寻找未果,他们又围着张亭一顿拳脚。虚弱的少女出气多进气少,满脸鲜血几欲挣扎,又有一人飞起一脚重重踢在她的头部。张苑已无还手之力,软软倒在地上,四肢摊开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,与本文无关)


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被拖上二楼的,醒来时这群魔鬼让她咬住面前的大理石桌沿。孙小果跳上石桌,提起脚跺在了她的后脑勺上。眼珠突然爆凸,布满红血丝,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牙齿在桌面横飞,血浆爆出。


同行的杨某早已吓得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,颤颤巍巍地说“你们不要再打她了,再打就打死掉了”,回应她的只有拳脚。他们拎起张苑扔到杨某的面前,让她和杨某互扇耳光助兴。


两人没有力气按照要求把耳光打得更响亮,他们又是一顿暴打,张苑再次昏倒。其中一人竟解开裤子,把尿浇在张苑脸上。浇醒后欲拖起来再打,这时少女已经呼吸微弱,他们慌了才叫车将二人送到医院后溜之大吉。


这样人神共愤的事情还有很多,于他而言只是吹牛,彰显自己“丰功伟绩”时的谈资。孙小果给我们的惊喜,还不止于此。


(图片来源于网络,与本文无关)

灵魂三连问
警校学员一定会在校学习吗?

如果说投胎是个技术活,那么真要跟孙小果好好“请教”。他被判刑时,是某警校在校学员。孙小果在父母打点下在1992年12月入伍,成为武警昆明某部的一个上等兵。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仿佛他爸是灭霸一样。


他强迫昆明的许多娱乐场所都要定期上交“保护费”,甚至他所到之处,都不给钱,他们还得倒赔。对那些小姐来说,他更是叫谁下跪谁就得下跪,叫谁拿钱谁就得拿钱。


孙小果开着父亲的“云O”牌照警车,在昆明街头,横行无忌:敲诈舞女、殴打舞女、殴打路人、强奸少女。


1997年7月3日凌晨,孙小果、党某宏、杨某鹏等人在博佩娱乐城与人争抢一位小姐发生冲突,对方知道他们的来历之后,吓得慌忙驾车逃跑。孙小果等人开着车狂追,从环城北路一直追到东风东路市中医院门口,致使对方面包车撞在电线杆上。孙小果等人下车朝对方扑上去,用刀、棒和砖头将对方打(砍)伤。


1997年初,孙小果还参与了号称"东北帮"的流氓团伙系列案件,现已查明的有其中两件,已认定的罪行有寻衅滋事、伤害和非法拘禁。孙小果犯下的案子远不止这些,很多还在查证之中。



判刑一定要待在牢里吗?


之前犯下的种种罪行,对于孙小果来说,就是他继续犯罪的资本。为啥?据说地上降不了的妖精都有个天上的亲戚。

1997年12月24日,经受非人折磨的张苑经过连日抢救,总算脱离危险。最终她的头部重伤,脑内淤血,右额叶挫裂,胸骨骨折,手臂烧伤,乳房刺穿,大小便失禁......尽管已经住院治疗一个多月,却无法正常行走,出现了记忆失常,语言逻辑不清,写字异常费力的情况。


据了解,早在1997年6月1日,被虐少女张苑就曾遭到孙小果强奸。其实他们素无来往,只是偶然和表妹一起玩时碰到,互相介绍后打了个招呼而已。在《南方周末》报道中提到,昆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说:"干公安工作这么多年,我还从未见过如此残暴的刑事案件!"



还记得这句台词吗?“你知不知道,我是水师提督常昆大人的儿子?!”


在犯案时,孙小果早就在两年前被判刑了。1994年10月16日,孙小果等二人伙同4名社会无业青年驾车在昆明环城南路强行将两位女青年拉上车,驶至呈贡县境内呈贡至宜良6公里处将其轮奸。1995年12月20日,盘龙区人民法院判处孙小果有期徒刑3年。


然而,孙小果没有进过一天监狱!在当事人报警时,本应该待在牢里的服刑人员,竟然穿越时空为非作歹,难道孙小果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?!


警方打电话给孙小果的母亲,他母亲说:孩子回四川外婆家去了。所以说判刑了就一定要坐牢吗?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本文作者2019-5-27 15:17
按蓝字加我
粉丝0 阅读3641 回复0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